微博吐槽明星引猜谜 谁制造了娱乐圈极品?

发布人:
2018-05-25 02:39

  在资深娱评人黄佟佟看来,吐槽活动毫无疑问意味着明星近几年在行业话语权中的强势和媒体力量的走弱,“所以大家才需要微博吐槽这样的发泄口”。黄佟佟举了一个例子,在2008年用几千元红包就能喊来参加杂志社活动的一位一线艺人,今年的商演价格已经升至了100万。据某二线男星的经纪人小A透露,“今年商演越来越多,商家越发认可明星的聚焦效应”,因此去年商演30万明星,大部分今年都涨到了40万至50万。

  匿名:台湾女神,当地人说她在大陆人心目中就是仙女般的存在!接受采访前仙女在化妆间临时借了个发夹,转过身就跟另一个大陆女星说是在巴黎特别定制的!后来也没还回来,别人辛辛苦苦在大陆小店里淘的好吧!

  匿名:来自港台某三人组,在大陆某城市做活动,晚上要求主办方准备30箱依云矿泉水!!洗!!澡!!指明依云的哦亲。后来主办方没答应,三人组就以不要出来唱歌做要挟,后来换成娃哈哈矿泉水解决。

  匿名:台湾某新生代男歌手,真人矮且胖,事先听说很难搞,特意准备了两倍的问题,结果全程要么黑脸,要么神游太虚,采访过程无比痛苦,后来还指责我们把他拍丑了,不能拍大笑,不能拍全身,幸运飞艇计划网傲娇王子病,唱歌要死不活的真当自己天王了!

  在“我的采访对象是极品”博主眼中,吐槽微博有时候槽点也不一定在明星身上,“很多记者其实挺过分的”。这类微博发出后,网友也会作出激烈反应,建议抄送“采访我的记者是个极品”,最常见的莫过于“那个小明星还硬拉着我不放”式的吐槽。柏小莲也很不喜欢这种微博:“有些微博写得充满着优越感,娱乐圈的生态就被这种人搞得特别势利,最后变成了小牌明星求着大牌媒体,大牌媒体则求着大牌明星。”

  近期,“吐槽”越来越成为记者热衷的集体项目。在资深记者柏小莲看来,微博上吐槽红火一方面是因为明星受人关注而且猜明星很好玩,另一方面则是吐槽文本往往短小精悍比较容易成为流行段子。难免让普通读者感觉,“娱乐圈的极品比别的圈更多一些”。

  高晓松回复:97年龙丹妮还是湖南台记者,汪涵还是摄像,俩人来我家采访,据说我那时轻狂到穿睡衣受访!好在终于老了,老了好。

  钱德勒:采访对象是台湾女星,一直都以“公主”自居,前夫是狮子座,这个夏天很火,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怪徒弟。有一次,卿在北大百年讲堂做活动,活动方安排了短暂的专访时间,当时恰好是她与某台湾老乡猛男传出绯闻的当口,无论怎么讲除了这个话题,她也的确没什么太多可聊的。当然她不这样想,她要跟我聊文学。……实在要完成编辑任务,于是我就问到绯闻男星。卿突然沉下脸来,正色说:“我看你文质彬彬的,戴着眼镜,又懂得泰戈尔,你实在应该去做一个更高尚的职业,不要再做八卦狗仔啦!”哦,这句话对我产生的心理阴影是很大的,所以我真的转行了。

  不过,在黄杰看来这一切很难避免:“我觉得媒体对娱记的要求,就是要拿到活动中的亮点,也往往是要采访到最有名的那个人。”黄佟佟就举了一个大陆媒体被港台媒体吐槽的例子:“当年周迅和余文乐合作演电影,香港媒体就发现大陆所有记者都围着周迅,余文乐只能一个人无聊地站在旁边玩手。”

  从大的角度讲,黄佟佟觉得娱乐记者这个行业本身就是比较势利的行业,追名逐利,“因为读者也只想看自己喜欢的明星”。

  对此,经纪人小A觉得万分无辜:“明星很多时候不会对记者这些外人发脾气,但只要哪些地方他们不满意,我们又没有去和媒体说,他们就会反过头来骂我们。”

  在柏小莲看来,娱乐圈只是整个社会的缩影,“我还看到不少企业家案头上摆一套精装的世界名著呢,完全也没翻过”。

  说起装腔作势,虽然火力不比“耍大牌”猛,但槽点往往更大更有趣。柏小莲也向本报记者吐了一个:“有次我去采访某民歌女歌手,我之前明明听她说喜欢看《知音》,等到真正采访的时候她却自称喜欢《三联生活周刊》。”

  我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有新闻比没新闻要好,更何况是那种不指名道姓的吐槽,我们一般都会冷处理,然后在热点下去的时候,如果觉得那个吐槽伤害性不太强,我就会再让明星回应一下。比如说汤唯这个事情,对汤唯的形象影响真的很大吗?大家都知道“女神”这个词本来就是夸饰的,所以汤唯被吐一下又怎么样呢?不过从这件事情中我看的就是汤唯的团队没有处理好和媒体的关系,现在的媒体多了可能时间安排上是不够的,但平常还是需要好好维护关系的,就算不拍封面也不该弄得现在关系这么僵,这其实最考验明星团队智慧,尤其是一线大牌,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

  柏小莲就很喜欢微博吐槽这个形式,“一般我们不敢公开吐槽得罪明星,不然以后就没有采访,完不成任务;一方面也不敢得罪粉丝,他们会追着我们骂,还会人肉我们;所以我们只能用代号去表示,粉丝也不好意思把偶像代入到里面。”

  经纪人小A指出,明星装腔其实符合大众的期待,“明星喜欢自己这样,经纪团队希望他这样,粉丝希望他这样,媒体也希望他这样,商家更是希望他这样。”曾经接洽过不少台湾艺人的张先生举了女神林志玲的例子:“她生活中就是很普通、很随便的一个人,但你看她专访会说自己喜欢台北夜市摊吗?她肯定要说自己喜欢吃法式甜点。”

  和明星打交道越多的,往往越爱吐槽,其中以时尚杂志媒体人为最。此前《红秀》吐槽汤唯明明喜欢吃回锅肉,经纪人硬给改成了更具“清新”气质的“香菇菜心”。黄佟佟也在博客上吐槽:“就算是一线时尚杂志,小编辑和经纪人不发够一百封邮件是绝谈不到正题的,时间、地点、发型师、摄影师全要明星钦点,你得拿出敢上青天揽明月的态度搞定经纪人提出的一切要求,现场要摆满鲜花水果小吃自助餐必须喝来自巴黎的矿泉水……”

  此外,小A还认为,装腔也可能源于明星的敏感:“艺人艺人,就是异于常人,他们为了拍戏往往练就了一颗敏感脆弱的心,所以他们有时情绪会转变特别快,在外人看来就是虚伪做作的。”

  新京报讯 前一阵某杂志爆料,汤唯经纪人曾将汤唯爱吃“红烧肉”改成“香菇菜心”,把典型的“编辑部的故事”公开化,捅破了媒体与明星纠葛的那层窗户纸。近日,又有一个名为“我的采访对象是极品”的微博大热,全国各地记者纷纷提供具名或者匿名爆料,吐槽明星的为人,引来各路网友围观,猜测这些“A男星”、“B女星”都是谁。为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博主,以及多位资深媒体人、经纪人,述说吐槽界的神奇往事,并告诉大家是什么制造了娱乐圈的“极品现象”。

  常年在香港、广州两头跑的黄佟佟,对装腔有不一样的触感:“我感觉港台明星更有人味一些,他们就是把明星当成一份工作,比如说梁朝伟这种出身TVB、从苦里面熬出来的艺人,对记者都是和和气气的,一般也是聊家长里短。而有部分大陆的明星,喜欢把自己当成艺术工作者,把自己的工作神圣化。”

  匿名:一文艺片爆红的女星,现香港导演的大爱。当年来重庆为某商场开业剪彩,2017最新时事政治:。在报社接热线时表现出新人亲和风,给人印象良好。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剪完彩报社就接到一家商户投诉,该女星将选中的饰品直接拿走,不给钱!后来我们赶紧联系商场方面居中协调,才将窘况消除。

  搜狐资深记者黄杰表示,这一切都和业界的生态链有关,明星一般处在生态链的最上游,“直白点说,如果把明星得罪光了,基本这个记者的资源就告罄了,职业生涯也结束了。”

  匿名:今年凭借某宫斗戏大热的某女星,四年前一活动,通知上午11点,迟迟不来,主办方都语焉不详,说一直在联系;等到下午2点半,女星现身。说主办方排错了通告,不知道有记者在等,采访不到20分钟,结束后主办方工作人员气愤地爆料,该女星明明上午就到了,迟迟不肯到采访现场,去和赞助商吃饭买鞋子。

  在媒体圈一直流传一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的就是经纪人往往更麻烦更难对付。此前李小璐经纪人打人事件、韩庚经纪人要求罢录《天天向上》事件都闹得沸沸扬扬,而始作俑者无一例外都是明星最贴身的伙伴。

  “我的采访对象是极品”的博主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微博原本以时政、财经类记者吐槽为主,自从娱记加入吐槽阵容后,粉丝大幅上涨,短短十日已逼近7万。博主透露,通过私信递交的爆料很多,但最终发出来的那些,来源必须是记者,他认为这正是该微博区别于天涯网友爆料的特征。至于如何鉴别吐槽者身份,博主表示,会通过加V认证或同行圈内问询等方式查证。

  匿名:爆一个不错的采访对象吧——高晓松。言语犀利,能言善辩,我们是电话采访,没见过面。跟他本人定好了时间,打电话过去酣畅淋漓聊了半个小时。末了,他很真诚地对我说:“我很高兴很荣幸跟你聊这些,非常谢谢你。”不管他真人什么情况,那次采访真让我舒服,起码算是有行业素养的人。

  该微博有一个“吐槽不忘表扬”的子栏目,本来是想“弘扬正能量”的,但随着该微博的走红,为了减少虚伪的表扬,博主认为“这个栏目需要实名制”。可惜的是表扬稿还是太多且难以分辨,为了避免营销嫌疑,该栏目不得不在昨日宣布无限期延后。

  更常见的指责是“耍大牌”,例如“约好10点拖到14点再拖到24点”。入行十年的经纪人张先生给记者看了一张他艺人的行程单,从早上10点到晚上11点都是满满的任务,“你说明星都只能抽空上个厕所了,更别提接受采访了。”柏小莲觉得这可能源于记者本身的弱势心态,“在等人或者被放鸽子的状态下更容易生气,但其实这就是记者这行业的特性。”

  从抱怨场地布置、抱怨住宿待遇,到打断记者采访、轰赶摄影,经纪人往往是最“事儿妈”的那个。但黄佟佟告诉本报记者,这些很多时候是明星的要求,“明星不方便使出恶的部分就让经纪人去充当,那么明星就可以扮演善的部分。所以一般而言,经纪人差的话,明星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