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解析丨中欧经贸合作深化背景下 人民币国际

发布人:
2018-05-15 03:13

  德法等国于2018年年初相继确认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去年6月欧央行也曾宣布将5亿欧元的外汇储备从美元转换为人民币。在中欧贸易往来增多的背景下,人民币在欧洲取得的认可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深化。此外考虑到美元“疲软”及人民币在金融领域地位的提升,预计2018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持续推进。但2018年美国政府的贸易壁垒、减税等政策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去全球化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出挑战。

  2018年1月15日,德国央行确认计划把人民币纳入央行的外汇储备。当天,法国央行也表示,已经持有一些人民币资产以实现其外汇储备多元化。德法央行并未透露具体持有人民币的数额。无独有偶,半年前,欧洲央行已将价值五亿欧元的外汇储备从美元转成了人民币。截至目前,欧洲共5国央行已经或计划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欧洲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直发挥着积极作用,扮演着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口”的角色。进入21世纪以来,中欧贸易往来不断上升,双边商品贸易占欧盟总量的比重,从2000年的5.21%上升到2017年的15.4%。相比之下,欧盟与美国贸易的比重同期从24%跌至16.3%(见图1)。中欧贸易在欧盟对外贸易比重的增加,催生欧盟对人民币需求的增加,更多使用人民币,有利于欧盟与中国进行贸易时减少汇率波动风险,降低交易成本。

  展望未来,“一带一路”战略有望通过区域范围内基础设施升级改造和贸易便利化促进区域和国际经济文化交流,以此达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目的。此前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年初访华率先将“一带一路”写入中法联合声明也凸显了该战略在中欧贸易提振的作用。从中长期来看,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贸易活动及直接投资中将有极大的发展空间。欧洲作为古代丝绸之路的终点,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倡导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服务于欧洲中国之间的贸易,中欧贸易将迎来历史性发展阶段并推动人民币在其中国际化进程加快。

  2017年以来美元持续走低,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契机。2017年12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税改法案。美国税收联合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此次税改会使联邦收入在未来10年内减少1.45万亿美元,与此同时政府财政支出增加,致使赤字加重。按美国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估算,到2019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达1.2万亿美元,并且此后将长期维持在万亿美元大关之上。为维持债务缺口,美政府发债需求增加。2017年美联储三次加息,美元指数却跌了近10%(见图2),创下自2003年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当年美元跌了近15%。2018年迄今,延续着去年的跌势美元指数已下跌约1.3%。美国政府的减税政策迫使美元面临贬值压力。在美元疲软对欧洲诸国外汇储备造成贬值压力的背景下,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是一种长期价值投资,能起到提高收益、分散风险降低其外汇储备价值波动的作用,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契机。

  3月26日,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中心挂牌交易。原油期货是我国首次对外开放的期货品种,以人民币计价、可以兑换成黄金,并同时接受以美元等外汇资金作为保证金使用。

  人民币原油期货的上市为人民币原油现货市场提供了风险对冲工具,通过绕开美元计价的标准用人民币进行交易,将有力提升人民币在国际原油贸易中使用率。建立以人民币结算的原油期货市场,将使人民币的国际交易结算功能在实体经济领域和金融市场中得到进一步延伸,从而大幅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推进其国际化进程。

  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国际贸易主体,贸易带来的货币流通增加了人民币的使用规模和频率。过去,商品和劳务的交易是人民币国际化推进的最重要媒介。但是,最近几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世界贸易扩张的步伐在放慢,导致人民币国际化开始放缓。3月1日,特朗普表示,将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3月22日其又表示将在每年向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此二项带有严重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将带来的贸易成本提高和对市场信心的影响阻碍中美贸易发展,一定程度上限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此外,减税作为美国去全球化的策略之一,将吸引中低端的制造业的回流,造成人民币支付和结算业务的减少,对人民币国际化造成潜在冲击。但总体来看,短期内虽然美国政府推行贸易壁垒、减税等政策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去全球化将对人民币全球化形成一定阻碍,但是考虑到中欧关系的强化,美元疲软持续、以及人民币在金融领域的地位提升,展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在2018年持续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