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东重构优酷 阿里文娱回归舞台中心

发布人:
2018-05-15 06:28

  “首先,恭喜爱奇艺能够在纳斯达克上市。”在接受包括时代周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杨伟东大方向友商表示祝贺,但同时也指出接下来每一个季度,友商必须对股价和投资者要有交代。

  在他看来,不管上市还是退市,都是出于战略和竞争的考虑。“当年我们做了退市的决定,也是战略竞争的需要。我们绝不可能把原来因为上市对我们的束手束脚,在退市后还把这些束手束脚的东西绑在身上。”

  作为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兼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接手的是俞永福半年前留下的“遗产”,当时阿里的大文娱业务初步完成整合阶段,但与阿里的生态融合仍存在一定隔阂。然而经历了半年时间的打磨,杨伟东表示两者在数据、用户和产品技术上的融合已经初步完成。

  对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公布的付费会员数量,杨伟东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表面的指标他的底气来自过去一年至今优酷在综艺和剧集上向竞争对手的狙击,特别是剧集《白夜追凶》海外发行权被Netflix买下,开启了优酷走向海外市场的序幕。

  随着乐视、搜狐等第二阵营掉队明显,2018年视频行业的竞争正式进入BAT三家独大的格局,谁都想成为中国的Netflix。但在基于各自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条件下,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正站在分岔口上走向不同的路线。

  这一点在今年的优酷春集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杨伟东表示,优酷的终极对手是用户的睡眠时间,为此优酷抛出了多款重磅综艺和剧集,强调“圈层爆款”和新技术的力量。“这场游戏、竞争远远没有到最后,有太多的变量。”

  在用户、广告商和竞争对手眼中,一年一度的春集和秋集,既是优酷对外展示肌肉力量的时刻,也是观察这家视频巨头未来布局的良机。

  而杨伟东也没有让外界失望,优酷在今年春集上一口气发布了上百部剧综新品,除了“这!就是”系列的衍生综艺节目,也有《天坑鹰猎》《鹤唳华亭》等头部剧集压阵。

  但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优酷更强调对细分人群的覆盖,也即是杨伟东所提出的“圈层爆款”在用户停留时长基本停滞增长和视频内容大爆发之间,大众爆款内容产生的概率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爆款出现在特定圈层中。

  换而言之,即面对海量内容,用户开始更多的根据个人喜好主动选择观看,视频内容的生产也随之走向细分化。

  “我们要一系列的产品满足不同圈层用户的需求,同时也要满足同一个用户不同维度的需求,我们希望在内容的排播上实现个性化的推荐。”大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比如过去很多内地用户通过优酷观看港剧,因此优酷今年与包括TVB在内的香港影视公司达成更广泛的战略合作,除了让港剧实现同步播出外,未来优酷还计划定制剧集特供内地观众。

  她表示,目前优酷将剧集分为超级剧集、网络剧集、黄金档剧集三个类型,其中黄金档剧集完全跟着省级卫视的播放模式,接下来优酷会投入更多的成本做超级剧集、网络剧集。“通过一年的时间我们发现,超级剧集和网络剧集是驱动内容创新的源泉,像《白夜追凶》,我们投入的成本非常少,但是它产生了爆炸性的作用。”马筱楠说。

  从2016年4月宣布退市至今,优酷刚好在阿里大文娱架构内度过了两周年。在过去这两年时间里,阿里大文娱的整合动作不断,从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到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等部门经过多番梳理,最终形成“3+X”的业务架构。

  随着俞永福去年11月调离,标志着阿里大文娱完成第一阶段的整合,杨伟东接棒后开始了新一轮业务调整,尤其是强调新技术对文娱行业的赋能。例如在制作剧集方面,优酷技术团队在去年搭建了“鱼脑”“鲸观”等多款技术产品,为内容策划、制作、营销、商业化以及版权保护提供支持。

  “我们曾经走了一些弯路,内容和电商之间的链路绝不是看内容买东西,我们要关注电商和内容背后的用户行为和用户价值,最后内容价值的链接才是真正的不同业务生态之间的链接,而不是业务本身的手段链接。”杨伟东认为,优酷与阿里的整合非常顺利,两者在用户、产品技术和内容上的融合都有着明显化学反应。

  作为BAT的重要流量入口之外,视频网站在追求商业变现上存在明显的差异化。以爱奇艺为例,其主要通过在线广告、会员付费以及其他业务形成多元化的收入结构,从而有效避开百度在面向C端变现的弱势。

  而优酷的优势无疑是阿里拥有的电商生态。在春集上,阿里妈妈全域媒体业务中心总经理林文威介绍称,阿里正在开发针对优酷VIP会员的定制服务计划,品牌主可以通过优酷会员的所有网络平台推广给所有消费者。

  “我相信随着阿里生态越来越了解内容,优酷的团队越来越了解整个阿里的生态,这种化学反应今年会更加明显。”杨伟东说。

  在俞永福离开与杨伟东升任轮值总裁这半年时间里,文娱行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是竞争对手如哔哩哔哩、爱奇艺相继登陆纳斯达克,为下一阶段的版权战争存储粮草;另一方是则直播、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对长视频领域发起冲击。

  不可否认的是,优酷在这场战役中处于相对被动的位置。根据爱奇艺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月28日,其付费会员规模达到6010万,随后腾讯视频宣布截至2月底付费会员数为6259万,而优酷在此次春集上并未公布用户数量,杨伟东指优酷将来很可能会超过7000万。

  他表示,自己不在乎会员、用户数量这些阶段性竞争的表象和指标,他在意的是优酷是否已经建立生产优质内容的能力,“赢得最后市场份额的最重要的一个能力,就是我们能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体系。”杨伟东认为,目前长视频领域的竞争不算是进入收官阶段,但至少临近终局的状态。

  事实上,在视频领域的竞争中,BAT的抓手各不相同腾讯最大的基础是微信和手Q两大社交体系,以此向用户分发文学、漫画、游戏等数字内容;爱奇艺则仰仗百度的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而优酷则是追求与大文娱乃至阿里整个商业生态的协同,尤其是电商和金融。

  但在BAT三国杀的博弈中,行业始终存在新的变量,包括新进场的玩家和技术、内容层面的变化,例如日前宣布即将进军长视频的今日头条,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爆发式增长。

  “我不排除变量,这个变量并不只是发生这三家,都有可能变化,但是对我们来讲,我们非常坚持一个能力的建设,我们认为是不管在任何阶段都需要的。”杨伟东认为,随时随地利用碎片时间消费,短视频是最好的形态,但从内容的生产到发行再到产生的价值,短视频与长视频对内容和用户的定位都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决定短视频不可能取代长视频,两者只是在用户时间上进行争夺。

  “NetFlix2011年转型流媒体的时候,已经几乎垄断了美国的内容租赁市场,它顺利从实体DVD租赁变成了线上的流媒体。”专注TMT领域创投的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中国,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背后代表着BAT的资本意志,市场竞争一日尚未结束,视频领域的盈利时间点就不会轻易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