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定义高质量发展新方向

发布人:
2018-05-04 12:36

  北京商报讯(记者蒋梦惟张畅)新年伊始,全年经济工作如何排兵布阵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在2月25日召开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上,多位政学商界专家围绕“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主题,针对农村发展、地方政府考核等领域各抒己见,全方位地分析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国如何确保经济增长由高速转向高质量。

  开宗明义,概念先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做主旨演讲时就指出,所谓高质量发展,从微观层面来看,通常指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中观层面来看,是产业和区域发展质量;宏观层面来看,是国民经济的整体质量和效益。当前,我国生产要素中的劳动力、资源、土地等红利都在消失,当前面临的最大的要素瓶颈就是创新能力和人力资本不足。

  王一鸣直言,高质量发展阶段要适合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基本国情,不能简单以成熟经济体的标准结构作为我国的参照依据,还要充分考虑中国的大国特征,同时我国正处在结构的快速变动期,要充分考虑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特点。而推进高质量发展,最根本的还在于深化改革,来增强经济的活力、创新力和竞争力。

  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白重恩看来,我国经济要实现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地方政府扮演的角色也要转变。过去数十年,我国经济以高速度增长为导向,地方政府要经历自上而下的考核要求和控制,尽管考核内容涵盖许多指标,GDP增速只是其中一项,但实际上投资、财政收入等指标也都与GDP高度相关。这就导致地方政府会竭尽所能推高经济增速,导致近几年多地投资回报率明显下滑。要确保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转变地方政府激励方式显得尤为关键,例如将地区生产总值考核改变为地区收入总值考核,税收归属由生产地向消费地转型等。

  “高质量发展一个重要的含义就是居民从经济增长中有更强的获得感”,白重恩指出,要实现这一目标,各地方需要有更好的公共服务,未来的三大攻坚战里面,精准脱贫、污染防治都是很好的公共服务,更高质量的消费同样重要。

  要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农业势必要摆脱低效率区间。中农办主任韩俊在解读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时指出,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管长远、管全面,所谓管长远,是指一号文件一直谋划到本世纪中叶,专注实现农村全面振兴;所谓管全面,是指文件不仅涵盖农业现代化、农村经济建设,还有大量篇幅描述农村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