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环境最新变化与商业银行未来应对

发布人:
2018-06-25 11:22

  从经济增长发展趋势看,到2020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将达到100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比2010年翻一番,人均GDP将达到1.2万美元到1.3万美元的水平。经济结构和增长质量明显提升,但增速放缓是一个趋势性的问题。IMF最新预测2017年至2019年中国将分别增长6.8%、6.6%、6.4%。最大的挑战还在于要加快打造几个数万亿级产值的新兴产业群,实现经济结构和增长质量的脱胎换骨。

  国际产业结构正在向高级化和创新化发展。新的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正在兴起,新兴产业已经成为引领世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国内产业结构则正在向智能化和服务化转移。一方面,现代服务产业和新兴消费需求将快速发展。未来几年电子信息、金融、保险、咨询、物流等知识型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将得到较快发展。国家将加大对智慧城市、信息消费领域的支持,支持智能交通业发展,信息产业产值将超过10万亿元。2020年,服务业总规模有望扩大到48至53万亿元,服务业占比达到55%以上。网游、动漫、影视文化为代表的娱乐消费和旅游正处于高速增长期。消费金融支持政策大力出台、扶贫攻坚战展开、二孩政策、乡村振兴战略等都会促进医疗服务领域、养老健康产业等消费需求爆发性增长。另一方面,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将超常规发展。未来几年,国家将拓展产业发展空间,支持节能环保、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智能制造、高端装备、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发展,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强在智能制造、机器人、芯片等领域专项规划,机器人产业集群产值有望突破千亿元。尽管面临一些不利国际因素,但以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为主的战略新兴产业,以“中国制造业2025规划”为指引的先进制造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将实现快速增长。绿色环保产业将有大幅发展,全社会估计每年绿色投资的规模2万亿元到4万亿元。

  国内产业结构则正在向智能化和服务化转移。一方面,现代服务产业和新兴消费需求将快速发展;另一方面,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将超常规发展。

  其次,国内区域经济一体化将加速推进。未来几年,我国将以“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为引领,形成沿海沿江沿线经济带为主的纵向和横向经济轴带。发挥城市群辐射带动作用,优化发展京津冀、某小生通稿;李冰,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形成东北地区、中原地区、长江中游、成渝地区、关中平原等城市群。自由贸易区建设效果将逐步显现,海南岛开放层次空前提高孕育巨大机遇。珠三角地区将加快高速铁路网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形成最具发展空间和增长潜力的世界级经济区域。泛珠三角地区将在基础设施、产业投资、商务贸易、旅游、农业、人力资源、科教文化、医疗社保、环境生态、信息化建设、金融等重点领域深化合作。长江经济带生产总值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5%,到2020年将提升到50%。预计京津冀地区2020年城镇化率达到60%,投资需求达数十万亿元。雄安新区建设对京津地区、东北地区,乃至全国创新经济发展发挥重要引领示范作用。产业转移、现代农业、能源原材料、绿色产业、建筑业、电力行业、高端装备制造业以及高新技术产业在中西部地区发展空间巨大。各相关省区将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对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长江经济带区域合作、大湄公河区域经济合作、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等,加快实施贵广、南广、湘黔高铁经济带发展规划。

  再次,“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有可能加速形成。“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人口近44亿。大型基础设施和纵贯全国、联通世界的高速铁路网建设将推进我国加速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亚洲开发银行预计,到2025年亚洲基础设施需要投资8万亿美元,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总投资有望达到1.6万亿美元。通过高铁、快速海运、航空和现代信息技术网络连接,有可能形成“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亚非欧经济共同市场或命运共同体”。

  张春子:国际产业结构正在向高级化和创新化发展。新的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正在兴起,新兴产业已经成为引领世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2011年以来,美国先后出台《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大规模减税,成立贸易和制造业办公室等计划和措施,鼓励投资制造业,推动制造业回归和转型升级。同时,幸运飞艇计划网通过提高关税等措施,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植。通过成立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以及贸易保护形式,大力发展以低碳、新能源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工业互联网、生物制药为代表的战略新兴产业,遏制其他新兴大国高新产业发展,抢占未来竞争制高点。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政府确立了“以科学领先,技术救国”的方针。日本政府在2009年7月推出“I-japan(智慧日本)战略2015”,2014年发布《制造业白皮书》,强调重点发展制造业的尖端领域,加快机器人、下一代清洁能源汽车、再生医疗以及3D打印等行业的发展。2013年,德国出台工业4.0计划,通过智能工厂、智能生产、智能物流实现信息网络与物理生产系统的融合,使德国成为先进智能制造的创新者和供应者;法国提出“新工业法国”概念,使法国处于全球工业竞争力第一梯队;2015年,英国出台《英国制造业2050发展规划》,重振英国制造业。

  进入2018年以来,国际地缘政治和经济金融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中东地区局势骤然紧张,东北亚棋局扑朔迷离,世界前两大经济体贸易摩擦加剧,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背离等等,为商业银行发展环境增加了不确定性。日前,中信银行办公室副主任张春子博士接受《理论周刊》专访,围绕经济环境最新变化,就商业银行如何以高质量金融服务高质量经济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春子:客户需求的结构性变化要求银行以高质量金融服务高质量经济发展。其一,企业客户金融需求将更加复杂化。首先,国内企业战略性重组对金融产品和服务有差异化需求。国有企业将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企业联合重组、优势资产资源集中集聚、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大企业、大集团等方面的力度。要求银行提供并购贷款等融资服务、财务顾问等中间业务、基金资管等投行业务以及供应链融资、资产证券化、股权投资、债转股等综合金融服务。其次,企业“走出去”要求银行给予大力支持。2020年,中国将成为第一跨境投资国,对外投资将从目前累积8000多亿美元上升到2万亿美元左右。要求银行提供境外融资、法律咨询、资金结算便利、境内外资金集中统一管理、降低经营成本、规避投资风险、理财增值、资产管理、现金管理、产业链融资、人民币跨境结算、中期票据、套期保值等多方面金融产品和服务再次,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和降低融资成本也需要银行给予支持。为了满足企业多元化发展的融资需要,银行可以牵头为企业组织平台委贷、信托贷款、BT模式融资、应收款保理、发行短期融资券。另外,银行也必须通过产品、流程、机制等创新,拓宽小企业融资渠道。

  张春子:从经济增长动力看,2008年至2017年,内需对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达到105.7%,超过100%。未来三年,随着居民消费升级需求的增加和降低进口关税效应的显现,中国消费增长的空间仍非常大,消费将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一是预计最终消费率将从2014年的51.2%提高至60%以上,居民消费率达到50%左右;二是消费总规模有可能从2014年的30.7万亿元扩大到2020年的50万亿元左右;三是2020年消费对增长的贡献率将高于60%。从投资角度看,企业去杠杆压力、盈利不确定性增加,将影响投资增速。贸易保护主义导致外需承压,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下降,但雄安新区开发、海南大开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等投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未来五年,预计进出口仍将保持稳定增长,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商品。我国将吸收6000亿美元外国投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

  其三,客户网络金融服务需求。银行要针对客户群的年龄层次、资产状况、消费习惯、生活方式等特点,设计相关产品或产品组合,提升客户的满意度。要将服务链延伸到客户的各需求层次进行跨行业整合,挖掘客户“衣食住行医”全方位需求,打通网络环境中的客户需求链条、大数据链条和服务主体协同链条,从融资服务小生态升级至网络服务大生态。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在这一国际环境下,中国经济的增长呈现的是何种态势?

  其二,居民客户金融需求将进一步增加。2020年中国私人财富总量将达到227万亿元。客户金融需求正向“投资理财专业性”和“金融服务综合化”回归,居民对资产保值增值需求更为强烈。逐渐旺盛的草根群体金融需求要求建立普惠型金融体系。居民出国留学、旅游、商贸、移民、务工等境外活动对跨国境金融服务的需求高涨。

  从国家经济政策导向看,在货币政策方面,预计2020年底前基准利率将有所调整,M2增长从目前的8%左右有所上升,年均新增人民币贷款13万亿元左右,社会融资年均增量在20万亿元。在财政政策方面,预计政府将采取减收增支双管齐下的宽财政政策,重点是对金融业、建筑业、房地产业和生活服务业进行营改增改革,对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实施定向税费减免。除银行贷款和债券外,短期内地方政府融资是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制约点和突破口。政府也可以定向向政策性金融机构发行长期专项建设债券促进经济增长,撬动相应投资。

  张春子:首先,国际产业分工与合作格局将加速重组。未来几年,国际贸易分工体系、贸易格局、产业结构、区域合作方式将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尽管存在国际地缘政治和战略利益分歧甚至贸易摩擦,但中国与美国、欧洲、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的经济联系将更加紧密。预计到2024年,中美及中欧贸易额均将突破1万亿美元。到2020年,中俄贸易额将突破2000亿美元。中国与东盟贸易额将突破1万亿美元。中非贸易额将达4000亿美元。中印贸易额将突破1500亿美元。总之,国际产业结构格局变化中,新兴市场份额仍会持续上升,制造业回流发达国家趋势加强,服务业从发达国家外流的趋势将继续。